晚星

不赶时间

第二代喇叭花,已熬过了立冬,她会是最后一朵吗?
冬雨一场接着一场,每年第一朵喇叭花来得那么欣喜,那么如约,而最后一朵却在生怕的惶恐中,可能最终还是会错过。

闲人容易悲伤、发怒。忙得无暇想那么多ing

二十多年后,再近上图。无法想象的未来

二零一八年八月,驱动没了,屋顶也没了,台风一来,什么都丧失了。

19点的太阳照着爽爽的贵阳

晚餐时间,路边巧遇卖菜女,正在将所卖的蔬菜烤来、剥皮,说是加葱姜蒜、酱油醋,凉拌将是美味。

明天是它带来的

“爽爽的贵阳”,第一次来贵阳遇到了博物馆的第一次停电,人流还是很欢乐。

美丽的洋葱花